发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大运营商态度消极暗中设障【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6:56:05 阅读: 来源:发箍厂家

移动转售牌照的靴子即将落地。

本刊记者日前获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和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已经各自召集下游移动转售业务商,专门召开移动转售业务答辩大会。在这之后,三大运营商将静待工信部审批后的最终名单,结果有望在10月内揭晓。

在此次三大运营商召开移动转售业务答辩大会之前,工信部发布了《关于试点期间对移动转售业务相关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及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13年10月24日。《通告》规定,工信部及发改委对转售企业在试点期间的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取消转售企业的网内网外差别定价限制。

受此政策影响,包括天音控股(000829,股吧)等手机分销商、263等增值服务商,以及鹏博士(600804,股吧)等宽带网络运营商立刻成为关注焦点,它们被认为是最优可能获得首批移动转售牌照的幸运儿。

在开放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的呼声持续多年之后,今年10月有望成为移动转售业务破冰的重要事件节点。对三大电信运营商而言,民资的进入将在整个行业掀起怎样的波澜,获得“通行证”的民营企业又将在多大程度上分食电信行业蛋糕,这些都令人期待。

转售业务的坎坷

今年5月17日,工信部公布《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并对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政策加以解读。根据《试点方案》,获得试点批文的转售企业可以从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购买移动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服务内容,以自有品牌开展包括话音业务、短信/彩信业务、移动数据业务等在内的移动通信业务。

在准入门槛方面,《试点方案》提出了诸多细则:转售企业必须建立服务质量管理体系,建立客服系统,依据需要建立业务管理平台以及计费、营账等业务支撑系统。除此之外,对虚拟运营商的专业人员数量、提供的网络服务质量以及市场价格等也有具体要求。

工信部方面表示,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是为了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充分发挥民间资本灵活、创新的优势,并为正式商用奠定基础。

《试点方案》吹皱了一池春水,运营商却仍是“稳坐钓鱼台”。5月底,在《试点方案》规定的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前,三大电信运营商才齐齐启动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并邀来一些相关企业参加洽谈事宜。

中国联通在公告中仅交代了民营企业申请转售业务的四步流程:初步接洽、提出意向、评估反馈、商洽谈判。而这一整套流程将全部采用电子邮件方式受理,不接受当面接洽。中国联通当时还称,移动转售业务更多是基于意向企业与中国联通的沟通合作,双方商讨出有针对性的一对一合作方案。

如果说中国联通的公告打的是“务虚”牌,那中国移动的公告更为“粗线条”。中国移动称,公司将会为前去洽谈的企业提供《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合作需求书》,企业于约定时间内以书面形式反馈给中国移动,正式提出合作意向。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合作需求书》的具体内容,中国移动表示“还不能对外讲”。中国电信的公告亦和中国移动略同,没有实质性内容。

虽然如此,当时包括天音通信、爱施德(002416,股吧)、苏宁云商(002024,股吧)等企业仍明确表示会与运营商进行相关的接洽。

消极的运营商

三大运营商对移动转售业务“态度消极”的背后,是既得利益者多年来对民营资本的抗拒。

工信部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1-8月,全国电信业实现电信业务总量9221.2亿元,连续四个月保持7.9%的增长;实现电信业务收入7690.7亿元,同比增长8.8%。其中,数据和互联网业务收入保持近30%增长,特别是移动数据流量消费保持50%以上的高速增长。而根据《试点方案》的规定,数据业务就在转售业务的经营范围之列。

国信证券曾测算,假设三大运营商在两年后拿出0.5%-1%的市场份额,届时的市场规模将在62.5亿至125亿之间。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这意味着要把自己袋里的真金白银送到外人的手中,这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个“艰难的决定”,况且,三大运营商如今的日子也并不完全好过。

根据中国移动2012年财报,对比2011年,中移动的营收、净利润分别增长8.8%和5.2%,净利润增幅下滑了2.5个百分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话音业务,收入同比仅微增1%,而在2011年,这一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则达到5.9%。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对此并不讳言:“公司市场地位面临挑战,发展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中国电信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其2012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达9.5%。中国联通的语音、短信等传统业务也明显下滑。

残酷的现实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日益普及,微信等OTT业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未来几年里,运营商的传统业务短信、语音增长很有可能持续负增长的情况。自身主业尚且遭遇“生长痛”,也就难怪其在接纳民营资本进入上态度并不积极。

263被认为是最有希望获得第一批移动转售牌照的互联网增值服务企业,该公司副总裁张靖海却非常无奈地抱怨:移动转售业务的复杂性和业务范围的宽泛性,决定着这项工作不会简单。

命运多舛的未来

三大运营商在移动转售业务牌照的事情上并不积极,但工信部已将此作为行业改革的重点而提上了议事日程。业界最关心的是,转售牌照落地之后获牌企业的发展前景。

中信建投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吕江峰就预测,首批6-10家的转售商,每家在收入上有望增厚10亿元左右。其中部分经营稳健的中小型公司,很可能借助移动转售出现跨越式发展,股市机会值得期待。天音控股、苏宁云商、263等上市公司俨然已被贴上了移动转售概念股的标签,到目前为止股价涨幅甚至超过了50%。

从相关政策的规定来看,拟参与移动转售业务的公司,除了能从运营商手中批发传统电信业务外,申请到增值业务牌照之后,更有利于把握移动互联网的机会,从运营商手中争夺用户,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尽管看上去“钱途光明”,但业界对移动转售业务的不同思考也从未间断。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移动转售业务政策的破冰全靠工信部在背后推波助澜。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尾大不掉的运营商对转售业务的阳奉阴违,甚至提高民间企业的准入门槛都是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东兴证券分析师王明德指出,独立完成与三家运营商的谈判意味着民营企业在博弈当中没有太多话语权。

此外,《试点方案》对于申请企业也有着诸多软硬件方面的要求,首先,从运营商处购买的服务经过二次包装出售,如果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将很难具有核心竞争力。此外,很多电信业务都是全国性的,而要搭建全国性的计费系统,对任何一家民营企业而言都是很大一笔投入,短期内要想收回成本并不现实。

业内人士表示,新业务形态的产生需要经得住重重考验才能成长壮大。从国外虚拟运营商的发展经验来看,移动虚拟运营商大多针对特定用户群进行业务创新,通过对业务精耕细作来提升用户价值。■

入冬养生先用用这个穴位

王大陆开解约发布会称无法负担柴智屏的条件

盘点高血糖与低血糖那个更危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