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史元魁煤炭企业家试水高科技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07:49 阅读: 来源:发箍厂家

史元魁:煤炭企业家试水高科技

山西陆合煤化集团总经理史元魁:

他声称要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给社会,若此,他或将成山西裸捐第一人。

黑色的煤炭成就了史元魁,成就了“陆合”;而煤炭烧出来的红火,驱走了黑暗与酷寒,带来光明与温暖。

史元魁将红与黑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成功将自己塑造成了煤炭企业家而非“煤老板”。

给员工“打工”的老板

4月12日,一场大风裹挟着春雨过后,洪洞县的气温比往日低了许多。早8时,山西陆合煤化集团总经理史元魁已坐到办公桌前。电话响起,传来老母亲的声音:“我没什么事儿,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这两天天冷,你多穿点,别太累。”闻听此言,史元魁百感交集,一时语塞。

这不是煽情桥段,而是现实情景。80多岁的母亲耳聪目明,身体硬朗,与保姆单独居住。史元魁近日由于忙活广胜寺祈福大典的事,每天早出晚归,已有月余没看见母亲了。

每年的农历三月十八是洪洞县广胜寺天降舍利的纪念日,也是当地百姓祈福吉祥安康赶庙会的日子。史元魁意欲将广胜寺打造成一个集游、吃、行、娱、购、会多功能于一体的全国一流生态旅游景区。

母亲的叮咛史元魁很理解,但作为一家集旅游开发、高科技产业多元经营的综合性集团总经理,他要做的事很多,而他对老母亲能做的只有深藏于心的歉意。陆合集团规划投资200亿元的大功率白光LED及高薄膜太阳能电池产业化、洪洞广胜寺景区拓展改造工程、300万吨焦化产能整合大型环保精细化工,三大项目工程同时进行,容不得史元魁有丝毫懈怠。“他是事无巨细,事必躬亲。祈福大典彩排,他要亲自去看;景区道路规划他也要亲去现场。这些小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完全可以解决。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二哥史龙魁很心疼弟弟。

史元魁只要不出去办事,必呆在办公室,一天工作至少15个小时。员工们戏言,史元魁不是老板,而是在给陆合几千名员工打工。

毛遂自荐的承包者

今年53岁的史元魁出生在洪洞县海拔最高的村庄——山头村,利用当地丰富的煤炭资源,他从一个村办小煤矿起家,逐步发展成为拥有20余家子公司、年缴税额5亿元的集团公司,并跻身当地民营企业前列。

史元魁的小名叫“兴虎”,少年时是在饥荒中度过的。正因为有那段艰苦的经历,即使现在身家数亿,他的饮食却很简单:早餐馒头、米汤,午餐面条,还是个素食主义者。

洪洞县矿产资源丰富,上世纪改革开放后,大大小小的煤矿如雨后春笋往外冒,仅史元魁所在的左木乡就有20多座。黄老洼煤矿便是该乡众多煤矿中的一个,就是这个社办(当时称左木乡公社)小煤矿,让史元魁在当地“声名鹊起”。

史元魁兄弟5个,大哥、二哥过继给了亲戚,三哥身体有残障,排行老四的他自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史元魁放弃了当兵的梦想,去距离山头村几公里外的黄老洼煤矿,当了一名下井工人。

1979年,因为自己承包的巷道工程给矿上节约了近20万元的工程款,矿领导对其刮目相看,将史元魁破格提拔为坑口主任,还给他发了500元奖金。500元奖金相当于他1年的工资,从小经历贫困的史元魁心里特满足。彼时,他21岁。从此,史元魁的个人能力开始显现。

1983年,黄老洼煤矿由于领导班子调整,居然在半年内赔了两万多元。“当时公社领导着了急,召集矿上的中层干部开会,大家都说要想干好必须承包。”于是公社决定将黄老洼煤矿承包出去。“矿委会给定的承包任务是,从1983年6月1日起,到1984年1月底,上缴利润24万元。”

由于上缴利润定得太高,有200多名职工的黄老洼煤矿开了两天动员会却无人敢承包。见此情景,史元魁拿出了自己的承包方案:成立18人的承包组,赚钱大家分,赔钱自己一人承担……

公社领导很快与史元魁签订了承包合同,承包后每月的产量比计划超出了几千吨。回忆起这段经历,不苟言笑的史元魁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兴衰起落的“能人”

就在史元魁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时,突然被召到公社开会。“说我是掠夺性开采,公社党委书记宣布终止我的承包合同。”等他从公社回到矿上,矿已被人贴上了封条,史元魁无奈地卷铺盖离开黄老洼矿。公社擅自撕毁合同,史元魁决定为自己讨个说法。3个月的奔波,终于换来一纸处理决定:左木公社无故终止合同违约,赔偿史元魁经济损失2万元。

正是因为这段经历,时年24岁的史元魁被乡民奉为“能人”。

1987年年底的一天,史元魁偶然在路上碰到了时任霍家庄村村长的任天会。聊天中,他得知霍家庄煤矿因缺资金濒临倒闭,任天会正准备去临汾日报给村里的煤矿刊登承包广告,1年的承包费是5000元。“我每年给村里1万元,我来干!”就这样,史元魁与村里签订了10年的承包合同。

20世纪90年代初,市场疲软,煤炭滞销,史元魁到处为煤炭寻找销路,那时的煤价是每吨11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煤炭业遭受重创,史元魁承包的几座煤矿亏损200余万元。1998年,与霍家庄煤矿的承包合同到期,史元魁没再续签。

史元魁将霍家庄煤矿交给村里后,村里无力经营,关停两年,矿上的家当也被偷得一干二净。2001年,村里连年检煤矿开采手续的费用都拿不出来,眼瞅着开采手续即将到期失效。史元魁再次以每年1万元的承包费接手霍家庄煤矿,加上自己承包的另外两座煤矿不景气,本是村里最早富裕起来的史元魁负债累累,几乎身无分文。小儿子摔伤需输血,他居然连300元的医药费都难以支付,不得不跑去临汾跟朋友借钱……

提起往事,史元魁不由得黯然。就在他举步维艰时,2002年10月,煤炭市场突然火了起来,煤价节节攀升,这是史元魁没有料到的——煤炭市场终于迎来了春天。

试水转型的“史大胆”

2006年,史元魁成立山西陆合煤化有限公司。“悟性高、敢闯敢干,人称‘史大胆’”,史龙魁对弟弟这样评价。史龙魁比史元魁年长6岁,从承包霍家庄煤矿到成立陆合煤化有限公司,他一直陪伴在弟弟左右。

2009年,山西煤炭行业资源整合。而在2008年,史元魁已预感到煤炭资源整合即将到来,遂与上海绿地。云峰集团“联姻”,一举兼并4座洗煤厂、2座焦化厂、18座煤矿,陆合迅速壮大。

煤炭资源重组后,山西煤老板们开始了产业转型的创业历程,史元魁也在寻找着合适的项目。

一日,太原理工大学一教授找到史元魁,称太原理工大学新材料研究中心有能填补国内空白的大功率LED外延片、芯片等系列产品的技术,但缺乏资金,希望能与其合作共同开发这个项目。

对于煤炭行业,史元魁很自信,但面对这个陌生的领域,他没有立刻拍板。随着一批相关技术人才的加盟,他决定投资这个项目。

煤,终究会枯竭。变,才是永恒。“自己啥也不懂,投资也不是个小数,风险性太大。”有人劝史元魁慎重考虑,“国内有很多生产LED外延片的厂家,但主要技术均处于中等技术水平。在太原理工大学新材料研究中心攻克技术难关并申报技术专利的前提下,只要能够填补国内技术空白,我愿意赌一把。”

于是,史元魁与太原理工大学达成合作协议,自己控股55%.后又与北京工业大学合作成立山西飞虹激光科技有限公司。3月20日,该公司生产的大功率半导体、光纤激光器参加了“2012年慕尼黑上海光博会”,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关注。

现在,史元魁已为该项目投入12个亿。为了融资,除了跟朋友们借款,他将自己10%的股份出让给了上海绿地。云峰集团。研发人员并未让史元魁失望,其研发的大功率白光LED用的外延片、芯片等系列产品工艺技术,捧回了“山西省高新技术进步一等奖”、“山西省科学技术发明奖”。

史元魁一次大胆的跨越,让“陆合”迈进了山西省“转型跨越优秀企业”的行列。

不吝公益的“憨憨”

在当地人眼中,史元魁是煤老板中的异类:热心公益、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奢侈,整日穿着工装。办公室虽放有茶具,但他却只爱喝白开水。

家里人称史元魁为“憨憨”。“2005年,日子刚刚好转,债还没还完,他就贷款3000多万元,修了条从万安镇左家沟村到霍家庄村的路(当地人称”左-霍路“)。”如此大手笔为乡民修路,在洪洞县历史上,史元魁是第一个。他的“壮举”在当时不仅遭股东们反对,甚至连一向深明大义的母亲也极力劝阻。

2007年,全长16公里的左-霍公路开通,沿途16个村庄受惠。打井、建学校、为灾区捐款……谁有困难来找史元魁,他都会慷慨解囊。“人民币就是让人民花的。生死不过一席之地,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最主要的是你给社会留下了什么。”他如是说。

在员工贾北安眼里,史元魁更像是个文人。“我跟他出过两次差,他办完事儿就往新华书店跑。哲学、历史、地理、名人传记什么书都看,特爱看书。”

在史元魁的办公桌上,放着8本《毛泽东文集》,史元魁说自己很敬仰毛泽东。用时髦话说,毛泽东就是他的偶像。他喜欢毛泽东思想,喜欢毛泽东写的文章。《为人民服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沁园春。雪》等等,史元魁信口拈来。

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将自己名下的580亿美元全部捐给了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分文没给子女。盖茨“以最能够产生正面影响的方法回馈社会”的慈善精神影响着史元魁。他表示,将来会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捐给社会,成立一个以公司名字命名的教育基金。“子孙胜我,留财无用;子孙不若我,留财增其过。”是史元魁常对人说的一句话。

史元魁有两儿一女,均有自己的事业。为了避免亲属在一起工作的种种弊端,史元魁没让子女们来陆合上班。

企业越做越大,员工不断增多,需要不断进行管理创新,以此保证企业健康发展。上个月,史元魁制定并出台了《山西陆合煤化集团有限公司亲属回避制度》。夫妻关系、本人的父母及子女;3代以内旁系血亲及其配偶关系,包括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叔、伯、姑、舅、姨、侄子女、甥子女及其配偶;近姻亲关系,包括配偶的父母、配偶的兄弟姐妹及其配偶、子女的配偶及子女配偶的父母等,都属于公司需回避的亲属关系。

根据陆合集团规划,“十二五”末,要实现年收入超500亿元,创利税60亿元,跨入全国500强企业之列。“三个项目都投入运营的话,这个目标应该能实现。”对企业的未来,史元魁信心满满。

如今,史元魁还有一个想法——让自己的企业上市。

大胸妹

性感女孩

大胸女优

好看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