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恐怖惊魂之血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5:40 阅读: 来源:发箍厂家

夏腾的父母出去打麻将了,现在,十七岁的他正在看一本恐怖小说。

这是本短篇故事集,作者是恐怖大师周德东。

初看时,夏腾也不觉的有多好看,但直到他看到《纸人》这个故事时,他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语言很平实,故事情结诡异多变,而且纸人在日常生活本就充满了神秘感。因此,他一口气读完了这个故事,然后便沉浸了进去。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去,夏腾开了灯,继续看着他的恐怖故事。

窗外,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车笛声、人的吵闹声,这些丝毫都不能影响到他。

又一口气看完了三篇,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夏腾抬头,向窗外看去,街上车依然很多,他又看了看时钟,八点半了。

他合上书,坐了起来,感觉身上有些酸痛。爸妈还没回来。

他有些饿了,起身走到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又躺倒在沙发上吃了起来。屋内的灯光很柔和,雪白的墙壁反着光,让夏腾有种晕眩的感觉。他盯着天花板,在那里,他看到自己身影的旁边有一团模糊的白影。

他怔怔地看了会儿,想起了刚看的恐怖故事,心里有点发毛。四处看看,根本就没什么白影。可那天花板,就这么真实的有一团白影!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使劲眨了眨眼,再看向周围,还是没有,然后他的视线一点点上移,越过电视、屋角,停留在自己倒影旁。

“呼”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那白影没了,看来是幻觉。他又啃起了苹果,头枕在沙发边缘,可是,耳后根忽有凉气吹了过来,隐隐的,还有股腥臭的味道。他惊叫了一声,身子从沙发上迅猛弹起,刚准备回头看看是什么,灯却一下子,灭了!

他紧张的盯着眼前,好在现在外面灯火通明,屋内虽然很黑,却还能大致看清眼前一米左右的范围。但那沙发后有什么,却还是看不到,只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想喝问一声:“谁在那儿,快出来!”然而,咽了咽唾沫,终究是没敢喊出来。

他想出去,毕竟外面那么多人,心里总也好过些。然而这毕竟是他的家,好歹他也十七岁了,怎么能那么没男子汉气概呢!?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耳后又感到腥臭的凉气传来,同时还伴随着粗重的喘息,都吹在他的耳根上!

“啊”他惊叫着退开,腿角还撞到了什么。他声音颤抖着说:“谁呀?别吓唬我行不?”

尽管夏腾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周德东小说里的那些恐怖的情节,但越压制反而越是在想。面对这莫名的恐怖,他感觉心都快心都快跳出来了。那喘息如同重锤,一下一下的敲击在他心里。他紧张的四处看着,提防着这莫名的袭击。

他在后退中感到撞到了什么,随手一摸,摸到一个长方形的东西。

拿到手里,凑到眼前使劲看了看,原来是打火机!

此刻见到这平常不甚在意的小玩意儿,却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他颤抖着手点着了打火机,微弱的亮光在眼前跳跃着。

火光中,房间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但无论他如何仔细,始终都没发现什么。而那喘息声,却还是无孔不入般钻入他的耳朵。

那如野兽般的喘息,埋伏在这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向着他发起了进攻。他的耳膜开始疼通起来。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他感觉那声音在接近他。他喘不过气来了!

“啊…啊…啊”,他吓得叫了起来!接着他想起,爸妈买了许多蜡烛,预备着偶尔的停电。

手中的打火机已经烫手了,但他不感放开,他跑到一个抽屉前,拉开来,里面有一捆蜡烛,随手拿出一根,用打火机点着。

那是一根红色的蜡烛,大约一枝笔那么长。随着白色的烛绒被点燃,那喘息声突然生生的消失了。

他重重的喘了口气,将蜡烛放下茶几上。红红的烛泪像血一样,流了一桌子。然而,奇怪的是,那烛泪却并没像往常一样干掉。而是越漫越多!

像绝堤的江河,控制不住的拼命的流,很快便流到了地板上。浓稠的烛泪在地板上渐渐流出一个人的形状,这人的一只手向前探出,向着夏腾的脚踝抓了过来!同时,一阵刺耳的尖笑在他身后响起!

“不…啊…啊”,夏腾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拼命的向沙发的另一端挣扎着,屋外的世界骤然安静下来,仿佛这里与世隔绝了一般!

第二天,电视上播出了夏腾的死讯。在他家的上,他的身体呈现出诡异的扭曲状,并且全身都是蜡油,红色的蜡油!(各位朋友,家中应准备好蜡烛,以供不时之需,但是最好不要买红色的,呵呵…)

创造与魔法百度版

时空之旅手游无限钻石

自由之战内购破解版

萌骑无双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