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贵州中毒死亡5少年系兄弟堂兄弟8责任人受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52:09 阅读: 来源:发箍厂家

拆迁工地围墙内,孩子们搭起来的简单窝棚已倒下

闽南网11月21日讯 经过贵州毕节市有关部门紧张排查,毕节市七星关区5名在垃圾箱内死亡的男孩身份已确认,相关8名责任人受到停职或免职处理。七星关区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区长唐兴全、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区长高守军被停职,另外6人被免职。

5名男孩为该市七星关区人,且为当地三名同胞兄弟之子。针对该事件,毕节市将立即对全市范围内留守儿童进行逐一排查,设立留守儿童专项救助基金,采取一对一帮扶措施。

5名死亡男孩身份确认

记者从毕节市政府了解到,经过走访排查,5名男孩家住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均系七星关区本地人,系当地三名同胞兄弟之子。据此可以认定,这5名少年,既有兄弟关系,也有堂兄弟关系。分别是陶中井(12岁)、陶中红(11岁)、陶中林(13岁)、陶冲(12岁)、陶波(9岁)。警方确认,他们在垃圾箱内生火导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死者陶中林的父亲陶进友告诉记者,5个孩子三周前相约出去玩后就没有回来,其间有家长和老师多次到海子街镇和七星关城区寻找,直到接到派出所通知才知道孩子出事。据死者陶冲和陶波的父亲陶元伍介绍,5个孩子中有4个处于辍学状态,尽管老师屡次动员,但他们都以“成绩不好,不想读书”为由拒绝上学。5名男孩时常相约出去玩耍,有时几天不回家,当地派出所曾多次将孩子送回家。目前,5名死亡男孩的善后工作已妥善进行。

尚不能确认为流浪儿童

此前有媒体报道此事件时,将5名男孩称为流浪儿童。据当地群众反映,这5个孩子在事发地点附近已经“流浪”了一段时间。

而毕节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5个孩子是否属于(离家后)受当地民政部门救助过的流浪儿童,还需警方通过指纹比对进一步核实。目前当地民政部门已向警方提供了自2011年以来救助过的流浪儿童名单。

根据2006年发布实施的《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基本规范》规定,流浪未成年人是指18周岁以下,脱离监护人有效监护,在街头依靠乞讨、捡拾等方式维持生活的未成年人。

上述规范中规定,对于护送前来求助的未成年人,采集核对护送人信息,检查未成年人身体状况并详细记录,经护送人确认后,办理交接手续;护送人拒不签字的,应当详细记录拒绝原因、见证人等情况后登记、备案、存档。

暴露社会管理薄弱环节

毕节市委、市政府负责人表示,对5名男孩的死亡非常痛心,这次事件暴露出毕节市在社会管理、社会救助和保学控辍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

同时,毕节市委、市政府对在此事件中负有领导和管理责任的有关部门和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毕节市委研究决定,对七星关区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区长唐兴全、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区长高守军停职检查,同时接受组织调查。七星关区委研究决定,免去张羿区教育局党组书记职务,免去焦中华区民政局党组书记职务,免去穆元兴海子街镇党委副书记职务,依法提请免去三人相应的教育局局长、民政局局长、海子街镇镇长职务;依法提请免去刘洪玺海子街镇副镇长职务;责成海子街镇党委免去吴康琴海子街镇中心校校长职务,免去周旺擦枪岩村干沟小学校长职务。

□讲述

打开垃圾箱整齐排着5个孩子

前夜10时,记者来到事发路段——毕节市七星关区环东路人行道,事发地点紧挨流仓桥办事处,步行不超过1分钟。

据最早披露此事的网友李先生介绍,最早发现5个死者的是一个拾垃圾的老太。16日晨,老太先从2个垃圾箱里拾得一些瓶子,打开第三个垃圾箱,发现里面“整齐地排着5个孩子,里面有一个破旧的砂锅,小孩可能用来烧火”。

老太用捡垃圾的钳子触碰男孩打探是否睡着了,发现一个男孩鼻孔还在冒白泡。老人大喊大叫,引起路人围观,附近的流仓桥办事处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用听筒检查后,发现小孩已经没了气”。

大约16日上午10时许,毕节市殡仪馆派车将5个孩子的遗体拉走。

事发垃圾箱旁边是一个拆迁工地。据附近的居民介绍,出事前三四天,曾见到5个孩子蓬头垢面出现,“穿得不好,鞋子是水胶鞋,衣服和裤子都很脏”。

有目击者曾见过这几个孩子在拆迁工地上烧烂木材烤火,还有人见过5个孩子在百米外的菜场找吃的。

李先生说,他曾走进拆迁工地,看到孩子们搭起来的简单窝棚已倒下,地上留有塑料布和三合板,他还发现了一块羽毛球拍。据悉,毕节当地15日和16日最低气温分别为7℃和4℃。(据新华社电 中新 北晚 法晚 新京)

【声音】不让一个孩子在街头漂泊

毕节市七星关区5名男孩在垃圾箱内中毒死亡。这种悲惨的景象,不应属于这个时代。

死亡诚然是异常沉重的刺痛,也可以被理解为一个例外和偶然。但街头乞儿、流浪儿,并不是我们陌生的城市街景。儿童是特殊群体,国家和社会有责任对儿童给予特别保护。我们并不缺乏这样的理念,也有相应的立法。

必须反思的是,理念和现实为何存在这么大的落差?官方的社会救助体系和机构首先难脱其责。5个孩子“抱团”流浪在外,而且就在流仓桥办事处附近。政府部门和社会救助机构却如此迟钝,没有理由可以辩解。

在发达国家,保护儿童的社会组织成熟完善,哪怕是家庭内对儿童的一点虐待,都会有社会组织介入,更别说发生儿童为取暖而惨死街头的悲剧。

民众向往美好生活,国家致力于建设美好社会。这是美好的愿景,即使现在还无法达到,相信每个人都会同意,哪怕成年人暂时苦一点,也应该先让孩子有更加美好的生活。不让一个孩子在街头漂泊,这是责任和承诺。(长江日报)

二片式球阀

宝德角座阀

上海气动阀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