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桃花坡上之爱的初体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4:17 阅读: 来源:发箍厂家

我住在,三里桃花坡。我的师父,人称桃花仙子玉修罗。我从小被扔在路边,师父看我可怜,把我拾了回来,含辛茹苦把我养大,还教我功夫。师父帮我起名毛毛,我还有一个师姐,名曰胡胡,师父起的名子都怪怪的,我看坡下人家女孩子都叫个珍或凤的最次也要叫什么华什么明的。

师父在江湖是名气是很大的,功夫好,师父根据王勃的创立的蜀州剑多年来独步武林,无人能敌。再有就是师父长得十分的,特别的、非常的漂亮,前几天刚过完三十八岁的生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师父照盼生辉,美得象是熟透了的桃子。可是导致师父名气大的都不是这些,是师父的理论,师父认为:男人女人是平等的,许男人追女人,也许女人追男人;许男人休媳妇,就许女人休老公,而且帅父也是这样做的,来来去去的,我们的师娘不下十几二十个了。

其实师父的理论有什么不正确地呢? 男人和女人都是万物之灵长,他们能做的事我们也能做。我们觉得最可笑的是一个成语,叫举案齐眉,吃钣时要女人举着桌子,真是可笑,这样的男人该杀了的,可是我们看到坡下的女人却甘之若贻。

胡胡前几天下山泡到一个书生,弱弱的,风不能把他吹倒我一个手指也能弄倒他。带来给师父看,师父看了一眼:你自个喜欢就行了。第二十任师娘刚让师父休走,师父这几天心情不好,看什么事都冷冷的,淡淡的。

胡胡有了那书生,就不和我玩了,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重色轻友。我去小溪边找小鱼说话,小鱼吐着泡泡,唧里咕噜的说什么我也听不太懂;那只我小时候成天跟着我的狐狸也不理我了;鸟儿的话我又不懂。

我躺在草地上,看着白云在兰天游来游去,忽然发明了一句哲言:天下就无聊的事就是无聊。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没办法,无聊象是比大象还大,不睡觉又能做什么呢?忽然间鼻子特别痒痒,一个喷嚏打出去,人也醒了,一看,是那个胡胡,拿根草痒我的鼻子,我不高兴了:干吗!许你不理我还不许我睡觉呀?

胡胡说:他说想家了,要回家住两天。

毛毛说:就知道他在的时候,你不能这么好心来理我。

胡胡说:什么呀,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呀。

毛毛说:你能有啥消息?

胡胡说:帅哥的,要不要听?

我一下子来的精神,一咕噜坐起来:哪有帅哥呀?

不说,你不是说我没有消息吗?这个胡胡,开始卖关子了。

好师姐,永远漂亮,告诉我吧!

坡下的,据说是从终南山回来的呢!

他师父是鲁班吧? 这个坏胡胡,骗我,看我不痒痒她。

别闹别闹,嘻嘻,呵……胡胡被我痒得东藏西躲的,头发都乱了,看上去有点呵呵,那个感觉的。

我是说真的,这个是他的住址。

拿好,这可是我差点牺牲色相拿到的。末了,她又加了一句。

桃花坡下五里庄羊肠街鸡爪胡同第五个门,帅哥住在门前有颗梧桐树的那个屋里面,这个帅哥住的地方七扭八歪的。

趁着夜黑,看看天上月亮正好,穿上我的夜行衣,浑身上下收拾利落。出发看帅哥喽!

这个地方还难找,找了一头的汗,找到了,猛可里一抬头,竟是座大宅子,看来这个帅哥还在富人家当木匠。梧桐树,站在屋檐下四下里望,皓洁的月光下,一颗大梧桐树,傲然立着。就是那里了。

跳到那屋子上面,用脚勾住房檐,一个倒挂金钩,垂了下来。屋子里面暗暗的,没来开灯,现在一点也不晚呀,是帅哥睡得早?还是还没回来?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也不知道早睡早起身体好,即来之则安之,帅哥又不知道我要来看他,自然不能在屋子里面等我。

等呀等的,这帅哥回来也太晚了,听外面的梆子声都二更天了,还没回来,再不回来我可就要睡着了,从没这么晚睡过呢!眼皮开始打架了。

忽然我觉得我身边有一个东西,练武的人通常都有这种感应,我一下子把眼睛大大地打开,啊!!! 大叫了出来,我的旁边又垂下一个人来,正在笑嘻嘻地看着我,我大叫,他一把把我的嘴巴捂上,只留下我两只眼睛无奈何地看着他。

想让好多人拿着火把来抓你是吧?他说

我平静下来。他放开了他的手。

你想干什么?我问,惊骇中还有怒气,这家伙消无声息的,下了我半死。回去说给师父师姐听,要他十条命也不够。

我还要问你呢?深更半夜的,倒挂在我房间外面做什么?

你房间外面。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如果真是他的房间,那我还真的不占什么理。原来他就是那个帅哥,月光下,他的脸离得我那么近,没有什么嘛,普普通通的。眉毛还算密,鼻子还算挺,眼睛还算是精神,有一点胡子,拔一下不知会不会疼。只不过是全部的脸都是倒的。

看着我干吗?你也挂半天了,要不咱房顶上说话去?

这么会算个啥,当初俺练的时候,师父让俺挂四个小时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